安徽天长地久酒业有限公司
天长历史名人古代篇--王贞仪

t013631d8f521ece678.jpg

王贞仪  

        王贞仪,字德卿,号金陵女史、江宁女史,原籍天长县北乡,后迁居江宁(今江苏省南京市)。清乾隆三十三年(1768)生,祖父******辅是一位富有学问胆识的中下层官吏,因秉性耿直,不肯阿谀奉承,三次得罪上官而落职。***后被发配吉林,死于戍所。父亲王锡琛在科举道路上屡屡失意,精于医术,曾经汇集临床经验,撰成《医方验钞》稿本4卷。王贞仪童年一度随祖父生活,祖父较开明,不因为她是女子而放弃教育,9岁起就让人教她写诗作文。王贞仪聪颖好学,读书既专且博,对“其中异同离合之必证,名物象数之必晰,义类指归之必加研求”。同时,她生活在政治上屡遭挫折而中落的家庭,对世态人情十分敏感,成熟较早,对社会现实有独特的思考和认识。
       乾隆四十四年(1779),******辅死于吉林戍所,王贞仪与祖母董氏及父亲等人奔丧塞北,曾于吉林居住4年。她求学于卜谦爻老夫人,并与白鹤仙、陈宛玉、吴小莲等人切磋学问,唱和诗文。她不甘心于男尊女卑封建观念的束缚,认为男女“同是人也,则同是心性”,学问未必尽为男人而设,女子亦应有求知识的权利,反对那种认为女子只能从事饮食缝纫之事的观念。但她对那些附庸风雅,不务实学,无病呻吟,“朝学执笔,暮即自命才女”者,亦不屑与之为伍。她在《题女中丈夫图》一诗中,抒发了自己“足行万里书万卷,尝拟雄心胜丈夫”的情怀,希望妇女都有“丈夫之志才子胸”。她还超出一般名门闺秀的常规,向蒙古阿将军的夫人学骑射,“跨马横刀,往来如飞”,练就了“发必中的”的高超本领。
       乾隆四十九年,王贞仪随父亲等护送祖父的灵柩回到江宁,随即又与祖母、父亲、伯父等人一同由京都到关西,又由湖北到广东。横贯东西、纵横南北的跋涉,王贞仪领略了祖国山川的壮丽景色,增长了见闻,旷达了胸襟。游历之余,留下大量诗文。其诗质朴无华,直抒胸臆,自称作诗为文“犹之鸟之鸣春,虫之语秋,言所欲言而已”。她对诗学理论,也发表过独特见解;认为作诗“无非写我之志,发我性情而已”,不必拘泥古法,反对“诗非三百汉魏盛唐则不可以为诗之法”的拘迂之见。她的不少诗记录了自己行踪感慨,琅琅可诵,清新流丽,洗尽脂粉气,人称“颇近选体”。纪游诗外,王贞仪也有不少诗作反映了社会现实,如《富春道中值荒旱感成一律》:“千田无复有青黄,赤地空遭旱魃殃。村舍几曾烟出户,富家闻说粟陈仓。逃民大抵填沟壑,野哭安能达上方。蒿目可怜涂殍况,官人犹是急征粮”。再如《太湖罛船四首》写水上渔民生活,颇富生活气息。
       乾隆五十一年,王贞仪随祖母到天长旧居,会诸亲友,盘桓数月,耳闻目染家乡的人和事,写下了一些情真意切的诗文。《裕圃记》一文写出在园圃里拜谒从叔夫妇,听其叙述“治圃始末及治圃之乐”。《天长旧居别大姊即次送别原韵》叙姊妹之情,《题天长旧居藏书阁》对先人遗泽抒眷恋之怀。其他《韩国公传》等,虽不能确定是否作于天长,但都是以家乡的人和事为题材,有浓厚的乡土气息和对家乡的眷恋之情。
       ******辅去世后,留下的藏书多达75柜,这些藏书,均被王贞仪带回江宁。王贞仪在游历于名山大川的同时,潜心于万卷书海之中。她不仅广泛涉及经史诗文,而且深入了天文、地理、数学、医学等当时不为人重视的科学领域。乾隆五十八年,王贞仪25岁,与宣城詹枚结婚。詹枚是位青年书生,曾参加编修嘉庆《宣城县志》。结婚以后,王贞仪并未停止读书求学,而且收了一位青年夏乐山作为学习诗文的弟子。她尤其爱读数学家梅文鼎的著作,并加以阐述,写下了许多科学著作,可惜大多亡佚,现存的只有收集在《德风亭初集》卷五、卷六、卷七里的一些文章。从这些文章中,可以看出王贞仪对中国的天文学和历法有很深的研究。她对岁差原理、测定和推算方法有清晰的了解;对里差的概念及其产生的原因,也有比较正确的认识;对日月蚀的成因和地圆的概念,能作生动的论证和通俗易懂的说明。王贞仪十分注重实践,每当晴朗的夜晚,她就坐在院子里观察天象,注意星星的变化及月蚀同望月的关系,她还利用厅堂的挂灯(拟作太阳)、桌子(拟作地球)和屏镜(拟作月亮)的相互位置、距离及其对它们的移动和调整作简单的天文小实验。王贞仪还留下了不少科学普及作品如《地圆论》、《月食解》等。她观测天星气象推断晴雨丰歉,常常得到验证。
       王贞仪在数学方面特别是对勾股三角问题进行了详细的阐释,在《勾股三角解》中反复解释了勾股弦的缘起和三者的关系及计算方法。她承受家学,懂医理,且能切脉治方。她痛斥庸医误人,提出了察脉、视人、因时、论方、相地的医道五诀,并提出了“升者降焉,陷者升焉,虚热者凉补焉,大热者寒化焉,风者散焉,燥者润焉,蓄者破焉,滑者涩焉”等辩证疗法。王贞仪还精于绘画,曾为人作白桃花图。
       王贞仪性格直爽,从不掩饰自己的观点而取悦于人。女友许燕珍夫人将自己的诗作寄给她,且自鸣得意,王贞仪读后毫不客气地批评其诗“调高而意率,才大而体浮,律整而气虚,功有余而力不足”。女友白夫人为别人的诗文集向她求序,王贞仪断然拒绝,并直率地批评道:“论其人品不足以序之,论其所学不足以序之,而自忖人何如,集何如,乃欲仪序之乎!”女友方觉如夫人信佛,打算刊印一部装璜精美的《心经》,请她作序,她不仅坦率拒绝:“非不能也,实不为也”,并痛责方夫人肯花七八千两银子去修庙布施,却不肯救济灾民和穷苦亲友的伪善行为。
       嘉庆元年(1796),在弟子夏乐山的提议下,王贞仪将自己的诗词文赋编成《德风亭初集》。据记载,王贞仪一生著述甚丰,主要有《德风亭初集》14卷(存者为13卷)《德风亭二集》6卷,《绣线余笺》10卷,《星象图释》2卷,《筹算易知》2卷,《重订策算证讹》1卷、《西洋筹算》1卷、《增删女蒙拾诵》1卷、《沈疴呓语》1卷、《象数窥余》4卷、《文选诗赋参评》10卷。王贞仪对自己的毕生心血十分珍惜,嘉庆二年,她自感不久于人世,对丈夫詹枚说:“你家境贫寒,我先你而去,也并非坏事。只是我平生的手稿,你要交给我的好友蒯夫人,她能帮我传之后世。”当年,王贞仪离开人世,年仅29岁。
       王贞仪去世后,詹枚将她的手稿交蒯夫人收藏。蒯夫人是王贞仪在金陵相识的至友,能诗善画,收到王贞仪的手稿后,特地为之制缣珍藏。6年后(嘉庆八年),蒯夫人把这批手稿交给自己的侄子、******学者钱仪吉,钱仪吉赞叹“其诗文皆质实,说理不为藻采”,并为《术算简存》一书作序。以后,这批书稿又转于******藏书家朱绪曾,朱绪曾为其中的《德风亭集》写了跋,著录于《开卷有益斋读书记》中。可惜的是,王贞仪的大部分著作都没能刊行,仅有《德风亭初集》13卷(文9卷、诗3卷、词1卷)后来由蒋国榜收刻于《金陵丛书》。
       王贞仪一生只有29个春秋,但她的影响是深远的,朱绪曾说:“自古才女如谢韫,左芬之属,能为诗矣,未闻其文章也。曹大家续汉史矣,宋宣文传周官矣,未闻其通天算也,德卿以一人兼之。”******学者萧穆说“书史所载,女子聪慧,代不乏人,然未有德卿之能兼资文武,六艺旁通者也。”钱仪吉更称其为“班昭之后,一人而已”。

 图片3.png

返回顶部
扫描访问手机版